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第1022章 瘫痪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14人围观
简介 巨大的能量火球,剧烈地膨胀,腾空而起。 它产生的狂暴的冲击波,就像是飓风一样横扫而出,近距离内的一切事物都被铲平、击毁。 同一时间,离克伊族母舰很近的太空堡垒和战舰上的克伊族人,看

第1022章 瘫痪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巨大的能量火球,剧烈地膨胀,腾空而起。 它产生的狂暴的冲击波,就像是飓风一样横扫而出,近距离内的一切事物都被铲平、击毁。 同一时间,离克伊族母舰很近的太空堡垒和战舰上的克伊族人,看到了让它们惊恐不安的一幕。 仿佛是宇宙造物主的利剑,它们那插入了行星当中的母舰,猛地震动了一下。 而那颗岩质类地行星,被母舰插进的大陆板块突兀爆发了十级以上的地震。

地动山摇,火山喷发。 这让距离母舰刺入星球大陆板块不远处的几个已经完工的基地,瞬间就被裂开的大地吞噬,或者被冲天而起的巨浪淹没。

超级巨无霸似的克伊族母舰,只是一个震动,就给那颗星球带去了末日的可怕景象。 嘴唇哆嗦着,坐在穿梭机的副驾驶椅上,指挥官的大脑一片空白。 它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异形会放弃完全就是它们主场似的各种地下管道,而是毫不畏死地暴露出来,朝这里的“能源控制中心”不停地冲击。 异形的目标,根本就不是这个“能源控制中心”。

它们的目标,却是整个生活区或者说“生活舰室”的“动力引擎控制中心”。 如果说“能源控制中心”就是巨大的“生活舰室”的鲜血,那么“动力引擎控制中心”就是它的心脏。 两者相辅相成,失去了“能源控制中心”,这里生活的数十亿克伊族人无法生存下去,而失去了“动力引擎控制中心”,这个巨大的舱室,或者说可以组合、独立的巨舰,将彻底变成一团无法移动的废铁。

克伊族的母舰,其实是由几个不同的超巨型战舰组合而成的。

巨剑型的母舰,剑尖部位是“战舰区”,那里不光存放着克伊族所有的战舰,而且连制造、生产战舰的船坞,也建造在那里。 再往上就是种植区,那里的每一寸空间都被利用起来,人工制造的一层层大陆上,满是各种生活周期短且产量极高的植物。

种植区和“圈舍”相连,为克伊族人提供了各种食物。 而“圈舍”上方的舱室,就是“生活舰室”,这也是克伊族母舰中最庞大的组合、独立巨船。 “生活舱室”的上方,是“仓储区”,那里存放着各种珍贵的资源、能源,也是极其重要的存在。

“仓储区”往上,就是克伊族母舰的核心区域了。

这个同样可以独立和组合的巨舰,包括了智脑主控中心、科技研究院、议会等等克伊族最重要机构、单位。 不同的巨舰,完全地组合在一起,形成了超级巨无霸似的克伊族母舰。

它们可以自由组织,也可以很快地分离。 但有个前提,如果这个超级巨无霸想要在短时间内加速、飞离某个区域,那就必须由不同的区域或者产不同的巨舰同时启动动力引擎,这样才能给母舰足够的动力。 然而此时此刻,异形用突然的佯攻吸引了克伊族的注意力,在它们猝不及防时,声东击西干脆利落地毁灭了“生活舰室”。

“生活舰室”,彻底地瘫痪了。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其它巨舰不选择分解的话,根本无法离开这颗行星。 而其它巨舰选择了解体,那也就意味着,议会放弃了“生活舰室”。 放弃的不仅是克伊族不知用了多少年才费心打造的“生活舰室”,还有克伊族的上百亿民众。

一想到这一点,这个指挥官就浑身发冷。 彻底绝望的它看向旁边目瞪口呆的驾驶员,惨然一笑。 右手摸出了腰间的微型高能射线枪,指挥官毫不犹豫地对准了自己的大脑,随即扣动了触发按钮。

瞬间,从穿梭机上响起的驾驶员惊惶的尖叫,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野猫。 尖叫声,传递的很远。 站在一栋蜂巢建筑的高处,不动声色的云海也听到了这一声尖叫。 躲在阳台阴影中的他,抬头看了一眼尖叫声传来的方向,随即移开了目光。

三个呈“品字型”排列的机械触手怪,从密令的蜂巢建筑中间急速地飞了过来。

在离他还有上百米的时候,三个机械触手怪明显发现了异常,突兀变换方向飞了过来。

很快就接近了云海,就在它们触手刚刚扬起准备发射高能射线攻击时。

附着在蜂巢建筑上的半透明的“电梯”突然炸开了,一个巨大而平滑的颅骨猛地探了出来。 在“狩猎圈”寄生了“角蟒”诞生的异形,那粗长的身躯上坚硬的骨板下,无数的肌腱组织挤压摩擦,在巨大的力量支持下,它的颅骨和大半身躯急速地冲出了“电梯”。

巨吻大张,完全就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

没有给三个机械触手怪任何机会,“角蟒异形”一口就咬住了它们。 随着它铡刀似的利齿闭合,三个还在奋力挣扎的机械触手怪冒起了一阵电弧火花,随即抽搐着被它吐了出去。 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站在一处民居阳台上的云海,抬脚走了出去。 虚无的空间中没有任何事物的存在,而他却像是踩中了什么东西,就这么踏着虚空走向了远处。 巨吻中流淌着涎水,“角蟒异形”顺着电梯游了出来,随即迅速地滑下去,自地面向云海行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在它的身边,无论是一处狼藉的街道,又或者接踵摩肩的一栋栋建筑表面,更多的异形无声地跟了上去。

就在云海刚刚离开的阳台上,一个克伊族人出现了。 浑身颤抖的它看着漫步在空中的云海,却咬了咬牙又走了进去。 一阵低沉的争执声响起,很快就被清脆的耳光声打断。

在妻子呜咽抽搐声中,那个克伊族人弯着腰出现在了阳台上。 吃力地拖着一架超远程脉冲狙击枪,这个克伊族老兵凭着老到的经验和判断,第一时间就判断了云海这个人类的不寻常。 消息已经通过邮件传递出去了,这个时候“生活区”秩序已经彻底崩溃,通讯网络早已经瘫痪,老兵根本不指望还能联系上谁。 很快就架好了超远程脉冲狙击枪,透过狙击镜瞄准锁定了云海的后脑,克伊族老兵正想扣动扳机。 突然,一丝冰冷的粘液,掉落在了它的手背上。 老兵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上去,在它的颅骨被阳台上悬挂着的信使异形内巢牙击穿的瞬间,老兵终于确定了自己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