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婴儿坐飞机不幸丧命 多大婴儿适合坐飞机呢?婴儿坐飞机注意事项

本站2019-07-1064人围观
简介 23日,在一架从喀什飞往上海虹桥的飞机上,一位怀抱婴儿的少数民族妇女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面色惊慌地哭喊:我要下飞机!原来,这位妇女的孩子仅两个月大,在飞机起飞5分钟后,婴儿突然面色苍白,呼吸骤

婴儿坐飞机不幸丧命 多大婴儿适合坐飞机呢?婴儿坐飞机注意事项

23日,在一架从喀什飞往上海虹桥的飞机上,一位怀抱婴儿的少数民族妇女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面色惊慌地哭喊:我要下飞机!原来,这位妇女的孩子仅两个月大,在飞机起飞5分钟后,婴儿突然面色苍白,呼吸骤停,吓坏了孩子妈妈。 在机舱乱作一片的时候,四位援疆医生立刻站出来,毫不犹豫进行施救,医生跪趴在地上不断对婴儿进行人工呼吸、心肺复苏。 40分钟后,返航的飞机落地,孩子被送进急救病房,但遗憾的是,孩子终因病情过重,没能救过来。 我要下飞机!飞机才起飞,机舱传来哭喊声原来有婴儿突发危急状况9月23日13时40分左右,从喀什飞往上海虹桥的CZ6997航班正式起飞,据了解,本次航班还会从乌鲁木齐中转。 飞机腾空后约5分钟左右,飞机飞行稍渐平稳,乘客们也还未从飞机起飞的失重感觉中缓过神来。

就在此时,一位怀抱婴儿的少数民族妇女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面色惊慌地哭喊:我要下飞机!客舱内的气氛骤然紧张,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妇女的哭喊声更加声嘶力竭了。

但是,因为该妇女在情急之下一直说着少数民族语言,一些乘客根本不知道其在表达什么。

乘客相互沟通、乘务员也快速了解详情,约几秒钟后,大家才知道,这位妇女的孩子情况不太乐观,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我是医生!四位江苏援疆医生站了出来但孩子的情况非常不乐观苏州昆山第一人民医院儿科的主治医师方琴、昆山市中医院急诊科医生赵波、常州市儿童医院的主任史伟新、常州中医医院急诊科医生马海鹰,这四位今年江苏援疆医生正好在这班飞机上。 方琴回忆说:我的位置在孩子前面不远,孩子妈妈的哭喊声传到我耳朵里,我听得很揪心。 四位医生松掉安全带,来到孩子身边。 此时,飞机上乘务员的求救声音也从喇叭中传来:有个婴儿需要急救,希望飞机上的医生可以帮忙。 方琴说:我是医生,乘务员不喊,我们也义不容辞。 快速诊断后,几位医生都表示,孩子状态不乐观。

面无血色,嘴唇发白,心跳、呼吸骤停,把握不大,但必须尽全力。 立即急救!临时急救团队跪地展开施救40分钟下来,腿都没知觉了婴儿发生心跳呼吸骤停,需要立即心肺复苏!由四位援藏医生临时组成的急救团队开始急救。 一边,医生不断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胸外按压,另一边,乘务员也立即取来了飞机上的急救装备氧气面罩,给孩子供氧。 然而,时间在一秒秒地流逝,这个两个月大的女婴仍没有恢复自主心跳呼吸。

但急救团队不放弃,同时告诉乘务员请通知机长,立即返航!孩子妈妈近乎崩溃,其他乘客的情绪都异常激动。 在方琴建议下,孩子被移动到飞机尾部更宽敞的休息区,再次进行心肺复苏。

由于孩子位置较低,医生统统呈跪姿施救。

从孩子发现病危到返回喀什机场,一共40分钟,医生们一直跪地,腿几乎失去知觉。

我们返航!得知飞机返航,谁也没有异议乘客们安慰妈妈并为婴儿祈祷飞机返航的请求得到回应,乘务员广播了返航消息和原因,机舱非常安静,没人有抱怨之声。 方琴说:我们原本8点50分到达上海,因为返航,我们晚上10点半才到。 但对于返航,飞机上旅客毫无怨言。 我很感动,在生命面前,所有人都是虔诚的、尊敬的。 方琴回忆:我记得非常清楚,在我们施救的时候,孩子的妈妈一直坐在旁边无助地流泪,很多旅客都前来安慰这位伤心的妈妈。

飞机到达机场后,机舱过道上没有人走动,我余光看到有乘客在默默祈祷。

四位医生跟着孩子下了飞机,机场早已安排好一切,我们顺利到达了机场急救室,一路上有人工指引,我们没浪费一分钟。 方琴说。

在机场急救室,喀什的儿科医生已经准备好了气管插管,肾上腺素,一场和死神的赛跑仍在继续……遗憾的结局孩子的病太凶险没能救过来据了解,这个两个月大的婴儿是一位高热患者,被诊断为肺部感染,呼吸衰竭,病毒性心肌炎。

由于喀什的医疗资源有限,婴儿家属想把婴儿带到乌鲁木齐进行治疗,但是乘坐汽车耗时太长,婴儿家属只能冒着巨大的风险,乘坐飞机准备将婴儿带到乌鲁木齐的医院进行治疗。 没想到,飞机刚起飞,婴儿就病情急转。 据悉,虽经全力抢救,孩子最终还是没有救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