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枭王盛宠:金牌法医狠绝色》祁夙慕,苏小奕小说阅读完结版

本站2019-05-14126人围观
简介 《枭王盛宠:金牌法医狠绝色》主角是祁夙慕,苏小奕的小说阅读完结版,故事女人写的很是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这时,祁夙慕走了过来,“十四弟,过来谈谈。 ”...苏葭儿只是冷淡回应了一下

《枭王盛宠:金牌法医狠绝色》主角是祁夙慕,苏小奕的小说阅读完结版,故事女人写的很是精彩,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这时,祁夙慕走了过来,“十四弟,过来谈谈。 ”...苏葭儿只是冷淡回应了一下祁景珞,祁夙慕问她,“要带这么多东西?”“嫌麻烦?”她反问。 祁夙慕微笑,“有何可麻烦的。 ”正跟祁景珞书童吵架的苏小奕见到苏葭儿,立即窜到她身边,“公子,你来了。 ”苏葭儿看了他一眼,“多大年纪了,还吵吵闹闹。 ”苏小奕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公子教训的是。 ”祁景珞的书童朝苏小奕哼了一下,“就是,也不害臊。

”苏小奕对祁景珞的书童翻了个白眼,又立马乖巧的依偎到苏葭儿身旁。

祁夙慕让人搬走箱子,又多留下两名铁骑保护村子,也顺道空出两匹马给苏葭儿和苏小奕。

祁景珞的书童得知苏小奕也要去,他嫌弃的看了苏小奕一眼,“怎么他也要去。

”苏小奕不等祁夙慕说话,抢答道,“我可是我家公子的得力助手,怎么能不去。

”祁景珞叫了一下,“小海子。 ”那书童立马收声。 苏小奕得意洋洋的朝小海子做了个鬼脸,苏葭儿看着他,淡淡问道,“小奕,你喜欢的是女人吗?”“当然是女人。 ”苏小奕脸一下子烧红了,难不成公子发现了他心中的小秘密?“可是你看起来对小海子很感兴趣。 ”苏葭儿说道。

苏小奕欣喜,没头没脑的抛出一句,“公子你吃醋了吗?”“脑子长地下去了?”苏葭儿撇了苏小奕一眼,“若是脑子没长地里,怎么会问这种没脑子的话。 ”小海子和祁景珞都被苏葭儿的话逗笑了,祁夙慕眼底也露出淡淡笑意。

苏小奕知道自己不小心犯了苏葭儿的忌讳,苏葭儿不喜欢谈什么感情之类的东西,他无辜的摊摊手,“公子,人家只是开个玩笑。 ”苏葭儿也不让苏小奕尴尬,“还贫嘴,准备出发了。 ”祁夙慕这才问苏葭儿,“苏姑娘可懂骑马?”“除了不懂死。 ”苏葭儿说着,走到马儿前,翻身上马。 苏小奕跟上去前跟祁夙慕说了一句,“以后千万别问我家公子懂不懂,你该问她还有什么是她不懂的。 ”祁夙慕好看的眉微微一挑,这个女人给他一种感觉,无法掌控,像个谜团。

心底好像排斥这种感觉,又好像期待这种被挑起兴趣的感觉。

祁景珞欣赏的看着苏葭儿,对祁夙慕说道,“七哥,这个苏姑娘真有趣,不是吗?”他相信,这一趟一定会很有趣。 说完,他忙过去选了一匹最靠近苏葭儿的马,翻身上马。

一路上,苏小奕兴奋的说个不停,祁景珞一直跟在苏葭儿身边,祁夙慕在最前头,苏葭儿偶尔瞥见他的背影,忽然会有种感觉,他很孤独,但是这种感觉往往随着他转头看着她而消失。

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走出了大山,又接着赶路去安州。

期间除了休息时间,苏葭儿和祁夙慕基本上没有任何交集,倒是祁景珞和她渐渐热络起来。

不得不说,祁景珞挺见多识广的,跟她说了不少没听过的奇闻趣事。

苏小奕看着祁景珞跟苏葭儿热乎,他时不时就搞一下小破坏,拿一些医理上的问题去问苏葭儿。 苏葭儿自然不会冷落他的问题,见苏葭儿心无旁骛的教他,他这才开心的笑了。 不过他那点小心思哪里逃得过苏葭儿的眼睛,她只是不去点明,二来他若是能学进去,她也乐意教。

他们一行人到了镇上,为了不招人耳目,祁夙慕的铁骑都换上了便衣。

他们没有在小镇的客栈里落脚,而是出了小镇,在附近的林子歇息。 这一路上铁骑都小心翼翼的,苏葭儿自然知道他们在堤防什么,只怕不仅是因为祁景珞,还因为她。 苏葭儿喝了水,正靠在树干上小憩,祁景珞朝她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坐下,“苏姑娘,你这么聪明,猜到了我的身份,猜到了我遇上刺杀,难道都不想搞清楚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听了祁景珞的话,苏葭儿睁开眼睛,她整了整衣袖,“我没兴趣知道,你们皇家之间的斗争与我无关。

”“可你要去宫里破案,那案子只怕水更深。 ”祁景珞说道。 “哦。

”苏葭儿冷淡回答。

这时,祁夙慕走了过来,“十四弟,过来谈谈。 ”祁景珞耸耸肩,八成又是让他自己回去京城先。

祁景珞走后,苏葭儿本想继续小憩,可无奈人有三急。

看来真是天不给她歇着,她站起身,往旁边的林子走去,想寻个僻静的地方。

没走几步,就听见祁夙慕的声音,“前面是分叉路口,一条通往京城,你该回去复命了。 不管有没有找到父皇要的东西,也该让他知道你平安无事。

”祁景珞笑道,“七哥,你真是绝情,这样把我赶走就不怕我被三哥和五哥的人逮着了?”“据我所知,十九弟的人已经在前面的边界等你,有十九弟的人在,你还怕出什么事?三哥和五哥的胆子再大,也不敢真惹怒十九弟。 ”“七哥,难道你就不好奇父皇让我去找的是什么东西?或许真的是三哥和五哥认为的传国玉玺。

”祁景珞语气仍旧是开玩笑的意味,却还透着一种询问。 呃,她似乎听见了什么不该听见的东西。

苏葭儿抬着脚,这下走过去也不是,掉头走回去也不是。

祁夙慕冷冷道,“你找什么,我没有任何兴趣。 我只知道你跟我只会更危险,没多久他们会知道我带着苏葭儿要回宫,你以为他们会让苏葭儿活着进宫?”“其实有一点挺奇怪的,为何会是你?”祁景珞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父皇为何让找你去找苏葭儿?按理来说,父皇会找十九弟。 ”“你认为父皇会让十九弟涉险?”冷冷的语气有了一丝松动。 祁景珞忽然安静了下来。 苏葭儿皱了一下眉,倒不是因为她会遇上危险,而是关于祁夙慕,听起来祁夙慕应该是个不受宠的皇子。

这让她想到那个男人,仔细想想,祁夙慕跟那个男人还真是有点像。 而这也让她对祁夙慕又多了一分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