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意外的惊喜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8195人围观
简介 张之洞商海沉浮多年,本应该养成处乱不惊的心态来,可跟林宇接触的这短短时间内,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他有个前途无量的儿子,不应该就这么葬送他的未来,固然林宇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

第一百七十八章 意外的惊喜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张之洞商海沉浮多年,本应该养成处乱不惊的心态来,可跟林宇接触的这短短时间内,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 他有个前途无量的儿子,不应该就这么葬送他的未来,固然林宇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不保证他以后拿不到证据。

可到了那时候,张家还能够幸免吗?如今林宇已经给了张家一个机会,甚至……给出了一个非常具有诱惑力的条件,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张某要的便是那唯一仅存的一家书商!”张之洞心脏砰砰直跳,一个犯罪分子跟官府的人谈条件,谈的是还是垄断性的买卖,他估计也是武陵第一人了。

若是换做那些刚正不阿,一心只求公事公办而不懂得圆滑处世的官员,张之洞脑袋多半要被摘下来。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个只在乎结果,不在乎过程的官员林宇。

只要最后能够扳倒这些文书阁的蛀虫,林宇不介意留下张家全家老小的性命。 只要张家听话就成了。

这次肃清文书阁,林宇也仅仅是为了自保,当然……这些书商大族的银子也是一部分,但绝对不是主要因素。

嗯,起码林宇觉得他是个有原则的人,整顿与文书阁存在不正当利益往来的书香门第家族,主要还是为了保命。 毕竟,自己岳父大人治下的武陵郡,发生了书商勾结文书阁护卫所,盗印大夏天子下旨督办的文书阁诗词文章,绝对是死路一条。

所以,林宇只能够先下手为强了。

而这次若抄家成功得来的银子,顶多也就是买了一斤猪肉,附送的二两猪油水。 附属品罢了。

林宇笑看着张之洞,眼神中流露出赞许的神色,道:“本官观张公子,就知道张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若张老板的大礼合乎本官的心意,你的条件……本官允了!”嗡!刹那间,张之洞只感觉到浑身一轻,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悬在心头的那把刀,终于消失了。

“定让大人满意!”张之洞正色道,随后亲自送林宇出府,神色格外凝重。 在府外冒充摊贩的杨家探子杨六礼,见神色凝重的张之洞亲自送林宇出府,一时间便总结出了好几个结果。

其一是,张之洞认栽了,主动供出了其他与文书阁有利益来往的书商,得到了林宇的谅解,不再为难张府。 其二是,张之洞守口如瓶,就算周元供出了张府,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下,林宇依旧拿张之洞没办法,这才被迫空手而归。 杨六礼思绪运转的飞快,很快他便确定了一点,林宇因证据不足,张之洞安然躲过一劫。

因为,他看到了林宇在离开张府后,气急败坏的样子,摆明是告诉他问罪张府的行动失败了。

杨六礼刺探到了情报,悄然地收拾起了一摞话本,离开了此地。 林宇看向杨六礼离开的方向,嘴角微不可查地勾勒起一抹弧度。 一切果然如他所料,杨府这只受惊的狮子,暗中早就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进入轿子后,林宇看到了正襟危坐的林冲,后者连忙行礼道:“大人,有人确实搭讪了小的,而小的也已经按你说的做了……”“你做的很好。

”林宇轻笑道。

林冲如今满头的雾水,他不知道林大人到底在破什么案子,但牵扯到了周提辖,那必然是非常大的案子,所以他始终做的非常谨慎,生怕耽误了林宇的大事。 但好奇心是每个人都有的,尤其是……跟林宇如此亲密接触后,并亲自参与破案的林冲,他现在恨不得知道所有的事情。 “大人,小的,小的能知道大人如今在破什么案子吗?”林冲小声翼翼道。 “掉脑袋的案子,案子破了,几个你眼中的富人脑袋搬家,破不了的话……你我脑袋搬家。 ”林宇认真道。

“啊……”林冲身子一哆嗦,脸色瞬间苍白,随后他小声道:“掉脑袋的时候,能不能吃个饱?”“……”林宇深深地看了眼林冲,道:“要不,现在就带你吃个饱?”林冲浑身一哆嗦,立马跪了下去,道:“大人,案子还没有结束,小的不想吃饱,不想掉脑袋啊……”……林宇觉得林冲是个可怜的孩子,于是命令吴都头差人,将林冲给直接架到了酒楼里。 林冲边吃边流着眼泪,吃了整整三只烤***碗米饭,直到肚子圆滚滚了才肯罢休,并已经做好了掉脑袋的准备。 谁知,林宇最后还硬塞给了他几两碎银子,林冲回到林宇安排的民宅后,整个人都有些蒙圈。

摸了摸肚子跟摸得发烫的银子,他才知道……这不是做梦。

“林大人,小的这辈子一定唯你马首是瞻……”躺在床上的林冲,恨不得对林宇掏心掏肺,他活了这么久,就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服,这么好吃的菜肴,还一下子拥有这么多银子。 而这一切,都是林宇给他的。

可惜林宇早就回了郡守府,静候张府送去大礼,对于林冲这小子的话,却是听不见了。 ……郡守府内院,林宇刚回府不久,对文书阁事件格外上心的方如松,便心急火燎的去书房见贤婿了。 “贤婿,事情办的怎么样?周元有没有招?听下面的人说,你带人去张府拿人了,进展如何?”方如松现在是寝食难安,这事情若是处理不好,日后被发现文书阁的文辞文章在外面流通,掉脑袋的就是他一家了。 眼下这种情况,宁愿其他人去死,也不愿自己一家人遭殃。

“明天大概就能够知道具体结果了,想必……这次岳父大人的政绩,又能够多一份美美地履历了。 ”林宇笑看着岳父大人。 方如松愣了愣神,反应过来后,眼睛中爆闪精光,赞许的拍了拍林宇的肩膀,小声道:“履历若是添好了,岳父让你跟清雪睡一个房间。

”“这……”林宇嘴角抽了抽,感情岳父大人这是卖女儿的节奏?但感情的事情怎么能强求的?不睡一起怎么能日久生情?林宇当即正色道:“如果能睡一张床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