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原道》《情采》篇中的“理真”“情真” 赏析

本站2019-06-0871人围观
简介 《原道》《情采》篇中的“理真”“情真”2019-06-0604:19:33青年文学家2019年12期摘要:《文心雕龙》是一部有严密体系的“体大而虑周”的文学理论专著,在开篇刘勰写道对文学的态度

《原道》《情采》篇中的“理真”“情真” 赏析

《原道》《情采》篇中的“理真”“情真”2019-06-0604:19:33青年文学家2019年12期摘要:《文心雕龙》是一部有严密体系的“体大而虑周”的文学理论专著,在开篇刘勰写道对文学的态度是“原道”,即理论方面的提出,再到《情采》篇中的实践,两者相互呼应。

因此从《原道》出发的“理真”到《情采》篇中的“情真”两者之间互动比较十分必要,以此揭示出刘勰创作的理论思路和其文章前后相互呼应的精妙构思。 关键词:原道;情采;理真;情真作者简介:杜金明(),女,吉林省四平市伊通满族自治县人,研究生,研究方向:中国古典文艺学。

[中图分类号]:I206[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2139(2019)-12-0-02文章本出自于自然,所以,在开篇之中多次提及自然为文,在黃季刚先生之文心雕龙札记中对“原道”篇的描述即:“以為文章本由自然生,故篇中數言自然,一則曰: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

再則曰:夫豈外飾,蓋自然耳。

三則曰:誰其尸之,亦神理而已……即有言語,即有文章,言語以表思心,文章以代言語,惟聖人能盡文之妙,所謂道者,如此而已……。 ”此道為自然則明矣[1]。 ”文章創作最珍贵最难得就是,见“真”景,抒“真”情。 触动内心美好情感的必然是那些本真纯粹的事物,这样不朽的文章自然跟随情感而出现。 因此探究其根源和本质皆出自于纯粹自然“真”的本性,时时牵动着情感这条细腻且敏感的主线,“真”经过创作者头脑时便化为感性的“真”和“情”,下面就探讨的“道”“理”的本质以及如何影响主体情感一系列的动态变化发展过程。

一、《原道》之“理真”“道”作为一种对混沌状态的描述是对模糊无形描绘。 即是无形,便无所不包,无所不容,是宇宙间的至理大道。 “道”和“真”是密不可分的,在“道”为理真,在创作为“情真”,虽属于不同的领域一为自然领域,一为社会人心领域,但是究根溯源来说“道”的真和创作之情两者密不可分。 探究其两者之间的显性隐形的互动关系有助于我们更为深刻理解创作的兴发和神思等特点。

刘勰在《原道》篇中把文的地位提高到“与天地并生”的地位,文的性质是以“道”为哲学基础的,从而使文学创作提供一个依据,即“道之文”是在自然的基础上产生的,这里把“道”定义从自然中产生的,为在社会习俗中的人提供了生存和创作的法则,做到模仿自然的“真”、“理”,从而对自然之美的崇拜和欣赏,对自然的事物的“真、善、美”的描绘自然的创造的佳作自然会被后世世人带来启发和教育。

(*)“理真”在《原道》篇的体现《原道》开篇提出了自然之道:“夫玄黄色杂,方圆体分,日月叠璧,以垂丽天之象;山川焕绮,以铺理地之形:此盖道之文也[2]。

”这里的“道”显然指自然之道,天地日月山川都是“道之文”,都有它自身美的外在物质形态。 自然之道的美和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为作家创作提供无限资料和灵感,兴会以此为基础,逐渐积累细腻情感,蕴藏于心中,待创作时转化为作家内心素材。

“傍及万品,动植皆文∶龙凤以藻绘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 夫岂外饰,盖自然耳。

[3]?”一切的自然景观和事物都有外在的物质形态和自然属性可以达到自然成文,从外形、色彩、声音都为文增添了光彩,从自然之“理”出发而进行创作,好的“文”自然进行成了。

“爰自风姓,暨于孔氏,玄圣创典,素王述训,莫不原道心以敷章,研神理而设教,取象乎《河》、《洛》,问数乎蓍龟,观天文以极变,察人文以成化;然后能经纬区宇……辞之所以能鼓天下者,乃道之文也[4]。

”从伏羲开始直到孔子都是沿着精深的“道”来铺写文章的,取法《河图》和《洛书》来观察事物的变化和发展,取法于“道”的文章在创作者那里就变成了“情和理”,作家通过自然的真来变现“道”,完成从模糊恍惚的“道”变成具体的、形象的、可触摸的“道”的转化过程。

《原道》篇中的“道”即为自然之道,自然之道在于真,即事理的真是为文的基础,一篇成功的文论如果不是基于“理真”的基础,天马行空任意创造故意设置各种障碍阻碍读者和文本之间的沟通,沟通不畅即会引起读者的心理和生理上的不畅快,因此基于自然之道“理真”的思想应该在创作中得到充分的重视和肯定。

二、《情采》之“情真”刘勰在《情采》篇传达了创作理念即“情真”,“情真”作为思想和情感上的真实具有相对的封闭性,不容被人们所察觉和发现,隐藏在人头脑的深层结构中,因而不容易被他人所变更,但通过“文学”这一与生俱来地发掘人类深层情感来说就容易的多。 下面透过刘勰的文章我们可以发现文学是一种对人真实情感关切。 (*)“情真”在《情采》篇的体现刘勰在《情采》篇中最理想的文章,应当是“志足而言文,情信而辞巧”、“衔华佩实”、“符采相济”的。 要想达到理想文章首先需要使内容取得要取之于自然,是作家内心的真情实感,做到真实可靠的抒发眼中所观和心中所感,紧接着就是在心中描绘出万物的状貌,将其精心安排和组织辞句,使其心中所想能够大部分展现出“真”景物和内心。

但同时心作为一个思绪万千一刻也不曾停歇过的主体来说,对自然事物的加工和润色也是必要的,通过对自然事物加以修饰尽可能做到回归自然的情感和事物,对此《情采》篇是这样描述文章的外在形式的。

“《孝经》垂典,丧言不文;故知君子常言,未尝质也。

老子疾伪,故称‘美言不信,而五千精妙,则非弃美矣……藻饰以辩雕,文辞之变,于斯极矣[5]。

”可以看出质朴虽然在生活中占很大部分,但是对于“信言”往往在丰富的生活中难以应对复杂的情况,因此对文辞的修饰是十分必要的,美妙的辞藻修饰万物和文章,使其呈现的是动态的发展的过程,文章被注入很多的可读性,但此种形式的基础要在“情真”的基础上施行,感情的自然作为文章写作的出发点,不可为了写作而创造感情。 在《情采》篇是这样描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