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晓谈三十六期 设计师韩为:讲中国语言的国际化建筑 案例分析的收获与感受

本站2019-06-08117人围观
简介 “十年前政府保护的那些四合院,很大程度上都是文物,因为它们缺乏生机。 我们现在要做得就是重新赋予四合院生命力,让它有能力活着。 就像现在这样,建完一座四合院之后,有人愿意买、愿意使

晓谈三十六期  设计师韩为:讲中国语言的国际化建筑 案例分析的收获与感受

“十年前政府保护的那些四合院,很大程度上都是文物,因为它们缺乏生机。

我们现在要做得就是重新赋予四合院生命力,让它有能力活着。 就像现在这样,建完一座四合院之后,有人愿意买、愿意使用,只有这样四合院才能真正焕发生机,传承下去。 ”——韩为嘉宾简介:韩为,北京燕都中式建筑文化研究院院长,兼任北京天鸿圆方建筑设计院—梓人建筑设计工作室主持设计师,同时兼任中国古建筑学会副会长。

从事古建筑修缮设计及中式建筑、规划、装修、园林设计工作长达25年,长期为中央首长、国际友人、各界名流服务。

主要作品有中南海怀仁堂、中纪委大礼堂、中央警卫局大礼堂、中直北戴河大礼堂装修改造工程及多位中央首长府邸、2008年北京奥运会运动员村、2010年上海世博会北京馆、北京盘古大观空中四合院等。

重新赋予四合院生命力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垂门回廊、灰砖青瓦,京派四合院独特的美感,正如凝固的诗歌和绘画,赏心悦目。 而其内里杂糅的儒家思想、道家思想,以及风水学、气象学、伦理学等中国传统文化与独特建造工艺的有机结合,则使置身其中的人切身感受到建筑文化的神奇力量。

在北京燕都中式建筑文化研究院院长韩为看来,作为中国传统建筑代表,几百年来,四合院的围合结构和整体形制并没有太多改变,它符合几千年来中国社会发展和中国人心理、生理需要。 可今时不同往日,在现代化生活需求背景下,要把中国传统建筑艺术继承好、发扬好,就要适应现代人的需要。 整体来看,四合院的建筑形式以及精神内涵虽为国人心之向往,但其空间狭小、如厕不便、设施落后等,还是会为日常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因此,如何改造四合院落,让百姓生活更便利舒适的同时,保持北京独特的建筑风貌、传承弘扬传统文化,就成为韩为一直思考和探索的方向。

“在四合院设计过程中有很多难题,如老百姓的问题、政府的问题、规划的问题、城管的问题、资金的问题、市政的问题等等各个方面。 ”仅从建造设计的角度来看,韩为认为四合院的设计与建设必须因地制宜,因陋就简,通过布局、结构、规制、理念,利用现代的材料及灯光、音响等设备,从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等各个方面整体提升四合院形象。

罗车公馆六号院位于京城北新桥,是韩为操刀的诸多四合院作品之一。 在六号院设计之初,韩为就采用修旧如旧的设计理念,整体翻新重建,按照传统工艺施工建造,力求恢复传统四合院的文化古韵。 与之不同的是,韩为团队参与设计规划的盘古大观空中四合院则显得更为激进,在最现代的建筑楼宇之上再现古老的人居方式,以此将传统居住文化中的格局天地与现代物业服务及商业配套带来的舒适和便利相结合,这不仅是中式传统建筑的回归,也是东西方居住理念的完美结合。

讲中国语言的国际化建筑“建筑艺术,实际上是一门实用艺术,好看其实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好用。 所以,我的追求是由我设计的中式建筑,既能够经得住人们的审美考验,也有良好的居住体验,并具有持久的生命力。

”可要重新赋予千年建筑生命力并不容易,近年来,由于国家对北京的老城区保护越来越重视,各种限制越来越多,四合院老建筑的原拆原建、改拆改建都有严格标准,因此如何在符合政策要求的前提下,扩大使用空间、提高土地使用率并保持四合院的传统风貌成为老城区改造的难题之一。 “其实中式建筑最主要的还是它的思想根基,世界上但凡有名的建筑,都有哲学思想、宗教思想的支撑,四合院也同样如此。 ”韩为指出,如今他操盘的很多项目虽然大多使用现代材料,融合西方的建筑理念,但使用的依然是中国的建筑语言。

为了深入研究西方的经典建筑,他还曾多次赴国外考察,希望可以通过中西方建筑的结合,让中式建筑宜居宜赏,并赋予其新的生命力。 “传统四合院融入西方建筑元素,既为中国居民所追捧,也被很多国际友人喜爱。

尤其是盘古大观空中四合院项目结束后,我们才发现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无论是老人还是年轻人,他们对四合院的理解并不是那么古板,四合院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古建筑。 ”自空中四合院项目之后,韩为团队做了大量同类型项目,也进行了很多创新和尝试。 “当然肯定是万变不离其宗的,我们不是在瞎变,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毕竟我们十几年来一直深耕仿古建筑、古建筑及各类中式建筑,我们深知四合院哪些是优点、哪些是缺点。

”在传承中求新求变,在创新中融合中西,韩为以缔造讲中国语言的国际化建筑为目标,将四合院及中式建筑的精髓带向了世界。 目前,其团队的设计已落地美国洛杉矶徐荣祥纪念馆、英国伦敦某庄园四合院、英国伦敦中国文化中心、老挝万象中国会所等多个国际项目。 “我在努力把每一个作品设计成为一件有实用功能的艺术品,如果200年后,我设计的建筑在拆除前需要开会论证一下,这就是我的成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