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阿里木瓜:行走在灵魂深渊的侠士

本站2019-05-15112人围观
简介 中国报告文学网:我逛书店时,听见有读者在讨论《羚狐之森·纸鸢骑手》,说你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序言中就直接抨击郭敬明,你不会觉得这样太冒昧了吗?阿狸木瓜:我做的是文艺批评,并非去抨击

中国报告文学网:我逛书店时,听见有读者在讨论《羚狐之森·纸鸢骑手》,说你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序言中就直接抨击郭敬明,你不会觉得这样太冒昧了吗?阿狸木瓜:我做的是文艺批评,并非去抨击郭敬明本人。

而且如果有幸见到他本人,我也会评价说:哦!这个人自私得露骨!中国报告文学网:我怎么觉得你们之间有恩怨啊?是文人相轻的缘故吗?阿狸木瓜:历史上文人相轻的典故有许多,你也许觉得这类似于莫扎特谱写出《唐璜》,而贝多芬忌讳他的天才;也许觉得这是卢梭写出爱弥儿,而伏尔泰由于与他观念相左,而尖酸刻薄地攻击他!可我要告诉你:这是一位具有文学信仰的作家对一位玩弄文字、赚读者眼泪的自我享乐主义者的抨击!中国报告文学网:可是他的粉丝这么多,你不觉得以寡敌众吗?阿狸木瓜:这有何妨?当伏尔泰独自一人对茫茫的恐怖世界开战的时候,他只使用过一种武器,这武器轻如和风、猛如雷电一支笔。 因此,思想的武器是巨大的,在文学的领域,在孤独中坚守最后的王者,他无异于歌尽而亡的苏格拉底!中国报告文学网:你的作品《羚狐之森·纸鸢骑手》到底阐述了一种什么理念呢?阿狸木瓜:请允许我拨正一下。 任何作品都是一颗纵横交织的七窍玲珑心,它包含着作者的心血与泪水,抒发着作者的爱与恨,因此它阐述的理念绝不仅仅是一极。 其实我个人很不赞同辨证论:它模式化地将世界上的现象对立起来,只强调两个极点。 真正的马克思主义都只将人的信仰分为物质主义和理想主义,却被官方衍生为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 我要说的是,我的作品在英雄主义的表现下,融入了人性的尔虞我诈,就像北欧维京人的生存竞争;还有,我的作品在两大主人公上分别表现出玩世不恭与步步为营的处世态度,其实这何尝不是我自己的灵魂反照。

换句话说,一个作者的所有作品不都是他灵魂与人性的自传吗?中国报告文学网:其实很多作家都有不同寻常的经历,像韩寒,高中就辍学了;巴尔扎克,早年经营印刷厂也负债累累,才透彻地认清了现实。 那么你是否也有不一样的经历呢?阿狸木瓜:当然。 即使环境没什么特殊,有些作家也有宿命论在他的人生中作怪,时不时要做一些非同寻常的举止。

其实说到辍学,韩寒的经历在我这儿是小儿科了。

兴许麦田里的守望者塞林格与我有得一拼。

自从上高中后,我先从理科班转到文科班,然后转学又到了理科班,最后辍学一年,又进了技校,没读上一学期,结果又辍学了。 后来交钱读了个教育学院,还是没读上一年,就外出谋生了。 中国报告文学网:读你的书中有许多情诗,请问你的爱情观是怎样的呢?阿狸木瓜:我觉得爱情是个悖论。 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都试图解析爱情,其实往往陷入它的迷宫中了。 以至于张爱玲无奈地感叹:说不得、说不得,一说就是错!而老光棍培根也只得故作高明地愤慨:古往今来的伟人,还从不曾有谁被爱情弄到疯狂的地步,这说明高贵的心灵和伟大的事业均可抵御这种愚蠢的激情。

可是一旦某些人显得不为爱情所扰,我们的孟非先生就说:这也尅没心没肺了!但我仍然相信,爱情之所以奇妙,是因为它可以产生多巴胺,失恋时可以产生使心理失衡的化学反应。

这种爱与恨的循环反复,让人着迷却又深陷泥沼,但不如说恋爱者着迷的是自身对异性的吸引程度,就像水仙花一样,望着水中的倒影孤芳自赏,结果陷入无法自拔的迷恋中。 所以我觉得,世界上所有的失恋都源于自恋。

中国报告文学网:请问你的作品《羚狐之森·纸鸢骑手》想达到一个什么境界?阿狸木瓜:我希望它一扫文坛中糖衣炮弹的甜腻之风,我希望作者给读者的形象不是一个奶油小生,而是一位具有人文情怀与哲学情思,能包容万象、悲天悯人、诗意盎然的形象。 因此我的作品就必须博采众长、将诗、小说、散文熔于一炉,创造出一个戏剧性的悲悯效果。

而我始终认为,人间的所有喜剧与悲剧,都在上帝这双悲悯的目光下,而得以繁衍直至永恒!中国报告文学网:看名字就知道:《羚狐之森·纸鸢骑手》是一部奇幻作品,那么你对他的前景有什么期待?阿狸木瓜:如果它开发的游戏能超越《英雄联盟》,改编的影视剧能超越《阿凡达》,然后小说能风靡全球,我觉得也不错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