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又是一年大雁南飞周记作文

本站2019-06-11159人围观
简介 金黄的梧叶,从枝头飘落,在秋的气息中飞旋。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又是一年大雁南飞》的内容桂花的甜香,伴着秋风,在街头飘散开去。 一场秋雨一层凉,耳畔又传来大雁南飞的叫声,山间美味——

又是一年大雁南飞周记作文

金黄的梧叶,从枝头飘落,在秋的气息中飞旋。 本文向您介绍有关《又是一年大雁南飞》的内容桂花的甜香,伴着秋风,在街头飘散开去。

一场秋雨一层凉,耳畔又传来大雁南飞的叫声,山间美味——雁来蕈又该上市了吧?说起烹制雁来蕈的高手,那肯定要数太公公了。

每年这个时候,他总会提着竹篮,到菜场买回大半篮子的雁来蕈。 即便后来雁来蕈身价大涨,市场上要几十元一斤,一贯节俭的他却从不犹豫——因为我爱吃。 每次雁来蕈到家,总是我最兴奋的时刻。 我看着太公公先用剪刀剪去雁来蕈菌柄上的泥土、根须,再把它们放在淡盐水里稍微浸泡。

瞧,大盆里浮起了好多褐色的迷你伞,大的足有橘子那么大,平整的褐色伞盖上,那一圈圈花纹酷似松树的年轮;小的只有大拇指甲盖那么大,圆圆的菌盖向内卷着,温润而调皮地朝你微笑。

“我也要刷!”我嚷嚷着端了一张小板凳凑到盆前。 太公公递给我一柄牙刷:“润宝,来干活啰,动作要轻一点哦!”我学着太公公的样子,一手抓着雁来蕈的菌柄,一手用牙刷对着它的小脑袋来回刷着。

刚刷了几个,我就开始调皮捣蛋,不是拿牙刷敲打菌盖,就是把小家伙们抛起来,“跳水啰——”伴着我咯咯的笑声,水花四溅。 抹去脸上的水花儿,太公公只是慈祥地朝我笑着。 清洗晾干,令人期待的美味就要在那口会魔法的大锅里呈现。

太公公在大铁锅里放些几勺油,待油七、八成热了,先放入嫩姜片,翻炒至颜色有些透明,再倒入雁来蕈,继续翻炒。 太公公的手不停地挥动着锅铲,袅袅的雾气把他团团围住,银白的发丝,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眼看着锅里的雁来蕈瘪下去,汁水透出了,太公公放上糖,倒入酱油,继续翻炒了一会儿,盖上锅盖,将火力调至小火。 也只有这时,太公公才可以休息一会儿。

太公公变戏法似的从碗橱里端出一盆炒栗子,招呼我在八仙桌边坐下。

他用栗爪在栗子上轻轻一压,娴熟地用指甲一扒,“咔——”一声脆响,金黄的栗肉便落在他掌心。 从他手里接过带着体温的栗肉,我喜滋滋送进嘴里,那香糯可口的味道在舌尖弥漫……锅里雁来蕈的香味儿阵阵袭来,我则在“咔——咔——”脆响中品尝美味的栗子,跟太公公边吃边聊。

空气中的香味儿越来越浓,我的鼻子都被这醇香吸引了,不住地朝厨房里张望。

“小馋猫!”外公笑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起身走进厨房。 不多时,一大盆乌黑油亮的雁来蕈带着浓郁的香味袭来,让我的口水情不自禁溢满口腔。

夹起一个饱蘸黏稠汤汁的雁来蕈,迫不及待送入口中,那柔嫩爽滑的口感令人着迷,那山野间特有的醇浓鲜香唤醒了口腔里所有的细胞,每一个味蕾都在张大嘴巴,尽情地吸收这至鲜美味……每次去饭店,我总要从菜谱上找到那个熟悉的名字——雁来蕈。

但不知怎么,总品不到原先那种至鲜美味。 我有多久没有尝到从太公公锅中熬出的雁来蕈呢?恍惚中,太公公瘦削的脸,满头银发又出现在我眼前。 又是一年雁来时,栗子熟了,雁来蕈也该萌发了吧?可我,再也见不到太爷爷了。

但我知道,舌尖的每一个味蕾,都记着从前那温暖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