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蔡当局还在继续“卡管”

本站2019-07-10158人围观
简介 作者马康庄台湾民意调查基金会秘书长2018年1月5日,台湾大学校长遴选委员会,选出第11任校长,财务金融学系教授管中闵以最高票当选。 遴选委员会依合法程序选出的继任台大校长管中闵,不是绿

蔡当局还在继续“卡管”

作者马康庄台湾民意调查基金会秘书长2018年1月5日,台湾大学校长遴选委员会,选出第11任校长,财务金融学系教授管中闵以最高票当选。 遴选委员会依合法程序选出的继任台大校长管中闵,不是绿色政权喜欢的人选,就动起手脚来:“立法院”以“退回预算”的举动要挟“教育部”不接受遴选结果、“教育部”对这个遴选结果多番刁难、两次调查管中闵过去在“行政院”任职时的种种、台北地检署传讯管教授、“教育部”一再指出此案大有瑕疵,拒绝发出聘书、等;坊间称之为“卡管”。

但是台湾的社会舆论对此反弹极大,多认为执政当局不应以政治力量,干涉一个大学的校长遴选结果,曝露了他们的一意孤行、专横霸道!可能是怕民意的走向对绿营的选举不利,“教育部长”吴茂昆为此案下台;继任的“教育部长”叶俊荣公开发表了“勉于同意”的声明,管中闵教授于2019年1月8日正式就任台大校长。

然后叶俊荣也因做了这个决定递上辞呈,当时的“行政院长”赖清德立即批准。 但是蔡英文集团的“卡管”行动并未停止。 2019年1月15日,“监察院”以7:4通过弹劾管中闵,认为管中闵担任“行政院政务委员”兼任“国发会主委”期间,违法兼职,为“壹周刊”杂志撰写社论,获取年约65万元(新台币,以下同)的不法兼职报酬。

这个控诉如果成立,管先生的台大校长职位可能会被去除。 蔡政权上下,处心积虑地搜寻管中闵的所谓“违法证据”,他们从“国税局”调取管先生二十年来的所得税资料,逐笔检视,并要求各个单位交代与管的来往细节;包括了管中闵尚未担任公务人员时期的数据。 如此任意公开个人资料,已严重侵犯了个人隐私权。

结果只找到管中闵撰写社论的稿费收入这件事而已,然后援引各种特殊观点与论述,企图论证撰写社论违反了“公务员禁止兼职”的规定。

但是所谓的“公务员禁止兼职”的“兼职”究竟有没有法律上公认的定义?管中闵提出:媒体外部人员受邀撰写社论算是个“职”吗?如果根本不是“职”,岂有“兼职”可言?一般来说:媒体邀人写稿,属于外稿,写外稿的人并不是媒体编制内人员,除了稿费,写外稿的人不享有编制内人员应有的薪资福利待遇。 受到媒体邀稿的人,在媒体的体制内既无薪资也无职位。 这批绿色“监委”们,通过弹劾管中闵“兼职”违法而弹劾,他们并没有去了解媒体的组织及其运作,就以多数票通过弹劾案,是典型莫须有入人于罪的范例。

在弹劾文中以各种方式猜测或推算管中闵所写的社论篇数、每篇稿费等,作为他们的论述基础,但是这些于“兼职”与否并无干连。 举出罔顾事实的一些指控,更显出来他们就是在“罗织”、“构陷”。

众绿色“监委”经过蔡英文提名,“立法院”在民进党席次占多数,投票时将他们一一通过上任,这些“监委”莫不尽心尽力的感恩图报,要为主子竭股肱之力来效命,以表达他们的忠贞!哪里还顾得了是非曲直;如果他们懂得什么是是非的话!?“监察院”的“公务员惩戒委员会”已经进行这个案子的审讯,管中闵及本案的证人,接到通知出席受审。

管校长在审讯之前,公开发表了一封信,他说:“经历超过一年的政治迫害后,我必须沈痛指出,如果今天大家容许这种“深文周纳”和罗织构陷的政治迫害,将来任何人都可能遭受同样不公义的对待。 金恩博士的一段话值得我们深思:“最终极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压迫与残酷,而是好人对此的沉默”。 我今天以敬谨之心出席准备程序庭,期待司法能澄清与匡正不实指控,社会正义之声能对不公义加以谴责,更希望我是遭受这些政治迫害的最后一人。

”管校长的语重心长:他希望自己是台湾受政治迫害的最后一人?这个殷切的盼望绝对能引起许多台湾民众的共鸣,但是在当今“绿色恐怖”横行之下,管校长的衷心愿望恐怕不太容易实现。

(马康庄台湾民意调查基金会秘书长)华夏经纬网专稿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责任编辑:黄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