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枭王盛宠:金牌法医狠绝色》全章节目录

本站2019-05-14107人围观
简介 枭王盛宠:金牌法医狠绝色是由乔妹创作的穿越类小说,主角祁夙慕,苏小奕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苏葭儿粗略把事情说了一遍,苏小奕连连称赞,“果然是公

枭王盛宠:金牌法医狠绝色是由乔妹创作的穿越类小说,主角祁夙慕,苏小奕全文章节目录,此书故事情节引人入胜、值得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苏葭儿粗略把事情说了一遍,苏小奕连连称赞,“果然是公子,公子出马,没有什么搞不定的。 ”...“或许吧。

”苏葭儿思索一番,“你要怎么带走他?”她直觉相信眼前的男人,但同时也担心一件事,会不会还有人找来村子。

祁夙慕低沉一笑,“你不都算计好了?”这男人!真是聪明的让她没有好感!苏葭儿白细的手指指了指祁夙慕身旁的两名将领,“把他们的衣服脱了,让他们留下来保护村子,我不知道哪方的势力还会不会找上门。 ”她故意把话说的很直白却又有些含蓄,是想让祁夙慕知道她清楚朝堂上那些事,但是她不想参与那些纷争。

祁夙慕眸中迅速闪过异色,看着苏葭儿的目光也多了一丝审度,这女人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他不喜欢带着利爪的猫,利爪迟早要修整干净。

祁夙慕挥了挥手,他身旁两名将领迅速脱下盔甲。

苏葭儿略微失神,眼前这个叫祁夙慕的男人,她捉摸不透,但是从方才黑衣人对他的畏惧和这两名将领无言的服从,她大约知道眼前这男人平时的处事手段,一定是杀伐果断。 两名将领拿着盔甲跟着苏葭儿进入村子,祁夙慕看着苏葭儿离去的背影,三哥和太子那边已经出手。 他得尽快将苏葭儿带回宫里,不能节外生枝,三哥的手下回去后一定会告诉三哥他来这里找苏葭儿的事。

祁夙慕摩挲着手上的扳指,支开身边的将领,往林子那靠近了些,侧头低声道,“暗夜,让银狐阻击黑衣卫,不留任何活口。

”林子内应了声,“属下遵命。 ”一道黑影一闪而过,消失在树林里。

苏葭儿进了村子,苏小奕便迎了上来,他瞅了瞅苏葭儿身后的两名将领,问道,“公子,他们跟着来做什么?”苏葭儿粗略把事情说了一遍,苏小奕连连称赞,“果然是公子,公子出马,没有什么搞不定的。

”苏葭儿瞥了他一眼,“少拍马屁,回去收拾东西,跟雪娘说一声,咱们要出去一趟。 ”“好咧。

”苏小奕对于又可以出去破案这事差点没欢呼的手舞足蹈起来。 瞧见苏小奕那乐呵呵屁颠屁颠的样子,苏葭儿嘴角微微勾起,还是这般小孩子心性。

村长正焦急的在大厅里来回踱步,瞅见苏葭儿回来了,他才松了一口气,可一看见苏葭儿身后的两人,又立马紧张起来。

感到村长的紧张,苏葭儿解释道,“没事,他们是来接那位公子的。 ”村长这才完全放下心,他在前头领着路,打开菜窖后,那俊俏公子和书童看见是苏葭儿,俊俏公子正要感谢她救命之恩。 苏葭儿身后两名将领异口同声道,“属下参加十四王爷。 ”俊俏公子楞了一下,看清那两人的脸后,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韩武,韩文,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这韩武和韩文是玄武铁骑营的人,难不成宫里头收到消息了,派人找他来了?韩文和韩武相视一眼,韩武为难的说道,“我们是奉了皇上之命,随同七王爷来找这位……”韩武抬眸看了一眼女扮男装的苏葭儿,“这位公子。

”暂且就称之为公子吧。

“哦?父皇不远万里来找一位小公子,这可说不通。

”俊俏公子笑道。 “这……”韩文和韩武不知如何作答。

苏葭儿出声解围,“他们能知晓何事?你要问,不如出去问那位七爷。 ”俊俏公子不说话了,目光落在了苏葭儿身上。

苏葭儿见他闭嘴了,她指了指韩文和韩武手中拿着的盔甲,“你和你的书童把这换上,到村口去等我。 ”她又交代了一下村长,“村子,这两位大人会暂时在村子里住一阵子,我有事要出去一趟,要是来了外人你知道怎么做了。

我先回去跟阿修道别。 ”村长连连点头,“小公子,放心去忙。 ”苏葭儿正要转身离开,俊俏公子叫住了她,“等等。

”她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说道,“本王叫祁景珞。

”“哦。

”苏葭儿冷淡回应。

祁景珞身边的书童可就不乐意了,“啥态度这是,好像不稀罕爷你似得。 ”祁景珞倒是笑的开心,“很难找到不稀罕我的人了。 ”苏葭儿才走回自家院子,一名年约四十多的妇人迎了出来,长着皱纹的脸上净是担忧之色,她走到苏葭儿身旁,一手挽着苏葭儿,将苏葭儿拉到一边小木亭里,“阿娘,听小奕儿说你要去兰陵?”苏葭儿冷淡的神色之中多了一丝柔情,声音也软了许多,“雪娘,不要担心,时隔多年,已经物是人非。 ”雪娘是她当年和阿修在强盗手下救下的孩子,两人找不到雪娘其他家人,便将雪娘收养了。

“阿娘,难道那断玉就真的这么重要?”雪娘急的眉头紧皱着,“阿娘你去了兰陵,真的不会想起往日的事?你好不容易从阿爹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又要走回去过去吗?”雪娘的话像是一根刺,刺破了苏葭儿的苦水,那苦涩从心头蔓延开,直到连呼吸都是苦的。 许久,她缓缓说道,“雪娘,总是要去面对的。 而且那断玉对我来说多么重要,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雪娘知道苏葭儿心意已决,是无法劝得动她的,她叹了口气,“阿娘,每个人都想活着,唯独你想死去。

”“我不是想死去,我只是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苏葭儿拍了拍雪娘的背,“孩子,其实有时候永久的生命带给人的只是无尽的枯燥和孤独。

”“阿娘……”雪娘眼眶红红的看着苏葭儿,她是阿娘收养的孩子,陪伴了阿娘四十年有余,她知道阿爹的死对阿娘打击很大。 苏葭儿敛回哀伤的思绪时,忽然想起件事,她说道,“雪娘,初二家的三叔不错,是个过日子的人。

”自从雪娘丧夫后,就一直陪着她,她知道雪娘是怕她一个人孤单,可日子总是要过的,不能因为陪着她浪费自己的一生。 “不,雪娘此生只要陪着阿娘。

”见雪娘如此坚定,苏葭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一会离开前去找初二他三叔一趟,让他在这段时间里好好关照一下雪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