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西部的苍茫与诗人的情怀 最受欢迎的情感电台

本站2019-07-11146人围观
简介 诗集《沙与树》的封面设计简洁而素朴:一个人行走在沙漠的腹地,留下一串清晰地脚印;与字连接着图片与留白;还有树字,直接就停留在了白色的纸张上。 从诗集的封面,我读到了这样几个意味深长的讯息

西部的苍茫与诗人的情怀 最受欢迎的情感电台

诗集《沙与树》的封面设计简洁而素朴:一个人行走在沙漠的腹地,留下一串清晰地脚印;与字连接着图片与留白;还有树字,直接就停留在了白色的纸张上。

从诗集的封面,我读到了这样几个意味深长的讯息:一、这本诗集与中国西部的地理人文有关;二、取名《沙与树》,至少说明诗人的着眼点在风沙的苍茫和绿树的诗意寻找写作的平衡;三、这是一本倾注了诗人大量心血,且具有生态保护情怀的诗集。 待我读完整本诗集,从封面里阅读出的讯息基本上验证了我的判断诗集《沙与树》是诗人李郁葱耗时三年,献给甘肃省民勤县的一本诗集。

五十首短诗和一首长诗,在西北风沙的磨砺之下,在纸页之上,折射耀眼的光芒。

作家刘润和说:这是(《沙与树》)当代唯一一部外省诗人写民勤的诗集。

诗人敏锐地触及永恒的事物,捕捉属于个人的、隐蔽的感觉,看似即目即景,实则目击道存。

诗人辛泊平更是直言:读李郁葱,我常常陷入一种挫败感。

倒不是因为他的写法他的诗歌意象密集,语义多向,带有浓郁的隐喻色彩而是他的诗为我打开了一个陌生的超验世界。

2009年,李郁葱在《星星》诗刊上发表了组诗《俗人歌》,彼时,我正好订阅了该杂志,那是我第一次读到李郁葱的诗。 在众多诗歌中,《俗人歌》能够给我留下深刻印象,除了诗歌的驳杂意象,诗人的饱满激情以及灵感的恣意汪洋,还有就是诗歌中所呈现的音乐节奏和技法上的情感控制,吸引着我。

此后,但凡李郁葱发表在官刊和民刊上的诗作,我都会找来读一读。 近十年的阅读体验,让我对李郁葱的诗,始终保持若即若离的感觉。

一方面,李郁葱的诗歌创作在浙江乃至全国诗人中,写法独特,辨识度高,其诗,思想性强,语言运用节制而含蓄,气息匀称,一首诗读完,经常有回味无穷之感;另一方面,限于笔者的阅读视野和对诗歌美学的理解,读得多了,免不了有审美疲劳之感。

所以,时常是,一边读李郁葱的诗,一边读其他诗人的作品,交叉来读,保持阅读新鲜感的同时,可以感受诗人诗歌创作当中丰富的张力和外延。 阅读诗集《沙与树》,从第一首诗《沙枣》开始,一直到最后一首《水渍(之二)》,诗行之间弥漫着诗人对西部的热爱,以及一个环保人士骨子里燃烧的绿色信念。 民勤这个地处甘肃省河西走廊东北部,石羊河流域下游的甘肃省武威市下辖县,因为诗人李郁葱的深情书写,而让风沙里吟唱的西部歌谣唱响在喜爱诗集的读者心里。

五十首短诗,每一首都有具体的指摘盐生草、复活草、罗布麻花等等,这些烙上民勤印记的诗作,是有鲜活的生命气息和动情表达:……它收拢,才会展现一个浩瀚星空/而它铺陈时唯有乌云界定/它的存在,那声声慢里的苍凉/隙中驹,石中火,在死去/和出生之间的微光,俯向一种/未遂的风景,当你融入之时/我把手掌间的沙粒还给了风/此刻:落日远遁,边城喧嚣,这一首《凉州词》,写出了西部风沙里的苍茫和空旷,写出了落日的无言,更凸显了诗人拥抱辽阔的心境。 看多了李郁葱写故土江南的惆怅、缠绵和沉郁,反观这些西部背景诗歌里的浪漫、洒脱、激情和豪迈,诗人的创作得到了边界的开拓,意境得到了诗意的提升。 同时,也是最重要的,诗人的情怀在诗歌的写作中,因为大漠冷月的洗礼,有了哲学意义上的升华和沉淀。

……狂风中的火,如果/是事物所赋予的平衡/它向下抓紧的,是不是/大地的黑暗?而我们/有着同样的阴影/它是一种滋养,一个吃惊/这完整的世界,在喧闹、忙碌/和被打扰的寂静里/它抵达我们,而大地深沉/为了让我们听到(《梭梭》),梭梭是藜科梭梭属植物,在沙漠地区常形成大面积纯林,有固定沙丘作用。

诗人写梭梭,是满怀感恩之情的。 狂风中的火是基于梭梭的木材可作燃料而化用的意象。 诗歌字面上写得是梭梭,诗句的背后更多的是一份人文的思考和情怀的铺垫。 在阅读诗集《沙与树》时,目光最终会落到长诗《潴野泽》中来体悟诗人的创作深意。 《潴野泽》是整本诗集的压舱石,同时也是诗集最亮眼的一部分刘润和说:《潴野泽》放射着自信、清醒、悲悯的激情,发掘这片土地上无数代人的苦难和奋争,为破碎凌乱的历史唱出了一曲挽歌,向今天的人们展示绿色的希望。

涂国文则说:《潴野泽》生命元气与艺术元气充沛,具有一种强烈的理性探索精神和超卓的想像力。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对于较多地接受了西方诗歌艺术精神与哲学精神的哺育,诗歌创作手法以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为主的诗人李郁葱来说,《潴野泽》较为难得地呈现了一种传统的浪漫主义激情,诗人在诗中酣畅地驰骋着自己的浪漫主义想象,这,我们或许可以视之为李郁葱诗歌向着传统的某种回归。 长诗最能考验一个诗人的创作水准。 在《潴野泽》这首诗中,包含着李郁葱浪漫主义的诗歌情怀以及自然主义荡漾的的美学思考。 同时他极力避开某种同质化的书写,实际上,他一直在寻求一种从形式到内容上的诗歌创新,而《潴野泽》的写作,为诗人提供了一种实验的可能。 读《潴野泽》,我最大的感触便是诗人已经将身心完全张开,接受西部风景的灵魂洗礼,这是一种纯真的回归,或者说,诗人寻找到了一种情感的源头。

在《潴野泽》中,我感受到了宁静有着甜蜜气息的宁静,它激发了情感中的善和爱,恒久而美好。 责任编辑:马文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