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咨询

第2026章 却邪,重生日本高校生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本站2019-07-1296人围观
简介 “不知道友想要谈什么?”眼见无法轻易离开,李学浩也不强求了,不过却没有丝毫放松戒备,眼前的鱼璇子元神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总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任何可说之事。 ”白衣人元神意味深

第2026章 却邪,重生日本高校生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不知道友想要谈什么?”眼见无法轻易离开,李学浩也不强求了,不过却没有丝毫放松戒备,眼前的鱼璇子元神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总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任何可说之事。 ”白衣人元神意味深长地看着他,“比如,你是从何处得知本尊的?”“从一个曾经来过此处者那里得知。

”李学浩半真半假地说道。

“哦?你是说那只黑鱼精吗?”白衣人元神微微一笑,“它确实到过,可惜太自不量力,妄想我教他秘法,凝练元神,成就散仙之身,无奈福缘浅薄,资质太低,无法修炼我的玄妙秘法。

”白衣人元神语气里颇为不屑,忽而又话锋一转道,“我看道友年纪轻轻,就能以肉身筑基,只差半步得窥金丹大道,可传我玄妙秘法。 ”“我恐怕也是福缘浅薄之人。 ”李学浩对这种半文不白的对话方式颇觉得别扭,他相信,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好端端的说他可以传承他的秘法,这分明是一个诱饵。 “道友过谦了,我的秘法,可让人长生不死,超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宇宙之大,何处不可去。 ”白衣人元神没有一点谦虚,语气里满是傲然。

李学浩更怀疑他的目的了,既然他的秘法那么厉害,能长生不死,为什么他自己反而死了呢?似乎猜到了他想法,白衣人元神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友可知这造物主独偏爱人吗?”李学浩摇了摇头,他说的造物主,应该就是类似女娲那样的神了。

“天生万物,人一出世便有灵智,自小就可以修习长生之道,而其它生灵,不到一定的寿数,连灵智都无,加之秘法难求,更难窥天道……”白衣人越说似乎越气愤,眼中七色光彩流溢,“龙门,那是造物主对天下万灵开启的一扇门,一扇通往永生之门,但——”话锋突然一转,声色俱厉:“这是陷阱,是操纵天下万物生灵的陷阱,任何生灵,只要跃过龙门,就永远无法摆脱龙门的控制。

”“哦?”李学浩对他的说法觉得很新奇,跃过了龙门就会受到龙门的控制,这又是因为什么?不过他对他说的话并没有毫无保留地信任,因为眼前的鱼璇子元神对他善恶难辨,甚至是恶的一面更多一些。 “我为何说造物主独偏爱人,因为人无法跃龙门,也就不可能被龙门操纵生死,如我们这些水中生灵,哪怕跃过龙门,修成人形,也不能与天生地养的人相比,我得到的玄妙秘法,初始修习,进境一日千里,但到了中期,几无寸进,道友知道为什么吗?”李学浩摇头,但暗中的戒备警惕依旧不减。 “因为龙门秘法看似是为我们这些跃过龙门的生灵而设,实则不然,只有天生地养的人才能完整地修习,而生灵修得的人身,永远无法得窥天道。

就如我,千年以来,境界不升反降,最后不得不兵解以存残躯。

”白衣人元神显得很无奈,继而目光炯炯地看着他,“道友既是人身,天生就能修习龙门秘法。

”“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在不知对方打着什么主意的情况下,李学浩决定虚与委蛇。

“道友只需帮我一个小忙。 ”白衣人元神说道。 真正的戏肉来了,李学浩心中一禀:“请说。 ”“说来惭愧,初始为人的我贪恋人伦,与一女子结下善缘,且留有后裔,我算到,我的后人就在这方圆十里之内,道友只需要带我一个后人前来即可。

”“只是如此?”李学浩皱起眉头,直觉上,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白衣人元神颔首:“不错,我已经预感到大限将至,不久就要形神俱散,希望能在此前给后人留点东西。

”“任何一个你的后人都可以吗?”李学浩当然不信他说的这么简单,却也不会当面拆穿他。

“可以。

”白衣人元神微笑点头。

“好,等我出去之后,就去找你的后人。 ”李学浩痛快地答应下来,但心下却是另外的想法,绝对不会再进入这里了,虽然不知道对方要他的后人来干什么,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像他说的给后人留点东西。

他隐隐有一种预感,如果真的按照他说的去做,可能会大难临头。

“那就有劳道友了。

”白衣人元神微微一笑,手一挥,周围“粘稠”的海水顿时稀释下来,至少李学浩已经没有那种压力加身的感觉了。 “不客气。 ”李学浩直接告辞离开,转身之际,一股心悸之感油然而生,他毫不犹豫地往侧方横移,同时早已经暗中取出握在掌心之中的仙剑向后一划。 一道刺目金光亮起,劈开了重重的海水,将周围照耀得一片光明。 “却邪!”身后传来一声惊呼,是那个白衣人元神,话里满是那种出人意料的骇然。 李学浩迅速转身面对他,手中的仙剑已经涨到四尺长短,剑尖遥指对方。

白衣人元神脸上早没有了之前的淡定,除了震惊之外,还带着浓浓的忌惮之色。

他在怕这把剑,李学浩很轻易地得出了结论,或许因为看到仙剑太过突然,所以他脸上的表情几乎都是真实流露。

这绝对是个好消息。

李学浩心里有底了,有仙剑在手,至少对方会投鼠忌器,幸好他只是一个元神,要是肉身不死,就算有仙剑在手,估计也不是对手。 “却邪剑为什么会在你手上?”白衣人元神紧紧地盯着他手中的四尺青锋,声色俱厉地问道。

却邪?李学浩心中一动,对方不止怕这把剑,似乎还很了解它,不知这把仙剑到底有什么来历。

“我的剑在我手上,这并不出奇吧。

”表面上,他绝对不会表现出对这把仙剑一无所知的样子。

“却邪剑是你的?”白衣人元神冷冷一笑,可能因为撕破脸了,他再也没必要装出那副温和的表情,“却邪是龙门的守护之剑,只有跃过龙门者,才能掌握却邪之剑,两千年前,它就是我的佩剑,道友,你是否该物归原主?”物归原主?这为免太异想天开了,而且完全是鬼话连篇,仙剑要真是他的,两千年前怎么可能遗失?而且,既是属于他曾经的佩剑,为什么没有与他有一丝的联系,就算里面的灵识早就被抹除了,也不会连一点共鸣都没有。

至少,李学浩如果遇到他曾经炼制的法宝,就绝不可能发生反噬的迹象。

他甚至怀疑眼前的元神并不是鱼璇子,而是什么东西冒充的。